柯家老二,为人不算特别二
观山观水都废食,听风听雨不妨眠。

【B-D双花生贺24H/22H】世界末日就要分手吗

时间:分手炮do完的贤者时间  地点:街头转角的星巴克   干什么:埋葬尸骨


正文:


00

 

傍晚,街角星巴克里。

西墙的玻璃把残阳的红光折进店内,光影斑驳,正是夏季,即使已过了六点,也还不算太暗,给这个早已变得残破的世界多留了一个小时的光。

异变发生后,人口较为密集的大城市基本都已成空城,失去控制的人们,或者说“丧尸”,暴力地破坏着所有拦在自己面前的东西,浩浩荡荡地横扫,浩浩荡荡地离去。

所有的基础设施基本都被毁灭得一干二净,像这个还算完整的咖啡店,已经算奇迹中的奇迹。

只是一到夜晚,没了电力系统的支撑,在这个地方东躲西藏的正常人,也只能被迫回到原始的状态下,在黑暗中摸索生存。

 

等孙哲平把事后烟点完,纵使有诸多不适,张佳乐也没有继续躺平,手撑着沙发把身体支回站立的状态。两个就要分道扬镳的人默契地瓜分着所剩不多的物资,甚至不需要太多交流,一只手伸过来,另一只手就把对方需要的东西给递过去。自在熟练,如同他们每次单独出任务时互相帮忙整理行李。

没有时间可以让人磨蹭,虽然这里已经是一座被破坏过的城市,但难免有一些没有跟上大部队的漏网之鱼,一到晚上,没有夜视能力的普通人纵有再多本事,也很难和这些怪物抗衡。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彻底入夜前到车上去,面对野蛮的力量,暴力永远是最好的制衡方式。

 

太阳又往西沉了些许,咖啡馆的地上已经空旷许多,两个老搭档的身边各堆了几个包,都已经封存妥当,中间则放着一柄重剑,还在犹豫的地带里。

剑是孙哲平的,他们两个能靠着个人的力量存活这么久,这把剑功不可没。

现实毕竟不是游戏,真正被末日扫荡过的世界不会让生存者随时随地捡到自己需要的物资,曾经在一次次任务里绚烂漂亮的枪林弹雨,在这样的情形下,根本无法再现,每一颗子弹不到迫不得已,都不可能直接射穿丧尸的眉心。平日里总被嫌弃笨重的冷兵器,反倒成为了主力,孙哲平的剑本就是上好的材料打造的,就算饮了不知多少怪物黏液,刀刃也仍闪着寒芒。

即使是在世界末日,他们也是最完美匹配的搭档,重剑在中心挥舞斩杀,枪托则游走周围灵活地削减丧尸们的行动能力,繁花血景以另一种形式呈现,虽没了炸开在空中的烟火,却用各式各样的血花绘出了同样美丽的图画。

 

“别看了,扔了吧,你也带不走的。”

沉默许久,孙哲平终于做了决定。

重剑虽好,但也不是他唯一的武器,短剑、小刀以及一些零散的可以称得上暗器的东西,早就已经在他身上就绪,单人行动时,灵活才是第一要义。

而张佳乐,就更不需要这把剑了,他从进入基地开始训练,所有的武器都是枪械,各式各样,可以说没有人比他更懂枪,但也可以说没有人比他更不懂剑。

“反正有孙哲平懂就好了!”一旦有人揪着他这点发牢骚,他就这么呛回去。

但他还是不舍,他一直都是个感情丰富的人,明明清楚剑对他而言就是累赘,他还是不舍得这把和自己并肩作战多年的武器。

到底比不上孙哲平洒脱,分手也是这样干脆利落。

 

01

 

[张佳乐接下来会选择?]

[A 同样干脆利落地分道扬镳]

[B 分析利弊继续挽留]

[C 埋葬尸骨]

 

02

 

“怎么卡住了,这里不是已经试过两个选项了吗?直接选第三个就行了吧。”

耳机里传来了男朋友的催促声,张佳乐无语,早知道就不给角色起真名了,怎么连这种果断到让人无语的性格都如出一辙,他还沉浸在剧情里纠结呢,对方就只有一颗想早日通关的心。

但游戏也不能就这么在一个选项上卡着,他们两个人现在连着麦直播,就算不考虑自己的时间成本,也要考虑粉丝们的观看体验,已经在前两轮用排除法剔除了错误答案,现在是第三轮回归存档点,要选哪个确实是一目了然。

张佳乐一边确认选项一边抱怨:“不是,这第三个选项就很奇怪,孙哲平,我们刚刚一路上也没碰到什么死人吧,怎么就要埋葬尸骨呢?”

“看看不就知道了,说不准是我的手直接断了,埋一下增进感情,然后就心回意转了。”孙哲平等着画面里的文字内容慢慢浮现,随口瞎猜。

“你别瞎说!”本就因为卡关心情不好的张佳乐听到这话更是难受,他几乎要怀疑这款游戏是他们粉丝专门做来折磨他的了,除了主角生活在末世这一点暂时还没有发生在他们两个人身上,其余的设定几乎都能完美匹配,重剑与神枪,猛男与小辫子,受伤的手与分裂的组合,就算他们特地挑选了自己更喜欢的角色作为行动人物,但仅仅是个AVG游戏而已,未免也和他们的经历重合太多。

相似的情节发生时,身处其中之人,很难不把里面的故事幻想成真实,忧心未来是否真就这样发展。

 

03

 

好在作者还没有这么丧心病狂,真的把孙哲平那个角色整成残疾,所谓的埋葬尸骨,不过是用那柄重剑在地上刨了个坑,然后把几乎不再会被用到的剑放进去,埋起来。

毕竟促使两个角色走到分手的原因,就是因为孙哲平的手受了伤,已经无法再提起自己的武器。

利刃成了累赘,持有他的人也从战友变为伤患,理智一点考虑,确实应该分开行走,与其等到共同遭遇生死困境再艰难抉择,不如早早分手各碰运气。

正如当年孙哲平出走百花,时间也证明了是再正确不过的做法。

 

但人都有私心,现实中已经走过的路,在游戏里总是想着要尝试另一种可能,所以第一次抉择的时候,张佳乐毫不犹豫地选了挽留,结果直接打出了BE的结局:

[张佳乐当然不肯同意孙哲平那套狗屁的分手理论,执意要二人同行至最后一刻,既是如此,孙哲平也只能妥协。两个人把收拾好的东西搬到早就看好的车上,最后一趟时犹豫了许久,终究是是孙哲平做了主,没把重剑带上,直接留在了咖啡店里。

两人驱车离开时天色完全暗了下来,死寂的城市里除了风声似乎什么也听不见了,车灯照亮的道路成了黑夜里唯一的指向标,不消一会,就引来了还没彻底离开这座城市的丧尸们。纵使变异过后的躯体更为强壮,但丧尸们终究还是抵不过汽车撞击的力量,短短几分钟内,两人就驱车杀出了一条血路,好似马上就可以离开这些可怖的家伙。

可惜运气也不会总是眷顾他们,就在即将逃离的时候,车后备箱忽然被不知什么东西砸了个窟窿,当场失去了前行的能力,两个人做好准备下车搏斗,却看见方才还留在店内的重剑现在正被一只进化出些许智慧的丧尸举着挥舞,愣神之间,结局已定。]

 

结合现在的这个选项看,大概是通过埋藏避免了已经学会使用武器的丧尸给逃命的两人以致命一击,只是让张佳乐没想到的是,角色埋完武器后,虽也不舍地做了挽留,却还是毅然决然地兵分两路。

“分手炮都打完了,就不要再让自己后悔了吧!”孙哲平念叨着台词,明明没带多少感情,却又合适得不行。

画面里狂剑士离去的背影分外熟悉,张佳乐也好,直播间的粉丝也罢,几乎都同时想起了当初两个人在网游里的重逢,以及分离。

情绪翻涌的刹那,不知为什么,张佳乐却反而松了口气,到底是游戏,没有真实孙哲平的中二,也没有他的痛快与残忍,非要逼着自己用最狠绝的方式割断两个人的联系,也割断和百花的关联。

这样轻佻的、调笑的告别,永远也不会发生在他们两个人之间。

 

04

 

游戏还在继续。

两个角色短暂地分离了,游戏直接用一小段文字带过了二人单打独斗的时光,和原本的A选项类似,不同在于,这次单人线快速结束后,没有直接跳出恭喜打出[独自与大部队汇合]的成就,然后就宣告双人游戏到此结束,接下去只能单机玩耍。

张佳乐快速地念着剧情文字,另一头的孙哲平看着屏幕上差不多的内容,索性直接把张佳乐的声音调大,让直播间的观众们直接听他的口播,几个画面跳转,两个人的屏幕上终于又出现了对方角色的身影。

 

[最终章·重逢]

 

05

 

结局来得有点意外,他们虽然玩之前没看过攻略,但也从一些不剧透的评价里知道这个游戏通关应该还要再花上一段时间,看了眼直播间里的弹幕,也都是如出一辙的问号在刷屏,显而易见,他们两人似乎打出了隐藏的结局。

“不会真是我们的粉丝做的游戏吧,知道我们要玩了特地整个隐藏版给我们?”孙哲平轻笑着,好似满不在乎,但张佳乐却听得出,他有些紧张了。

因为游戏与个人经历相似调侃是一回事,游戏人物原型就是自己又是另一回事,不能怪孙哲平紧张,张佳乐自己的手心也冒出了汗。

他们也不是什么与世隔绝的人,风风雨雨这么多年走来,心态早就平稳得不行,不再是半夜偷看粉丝小论文会忍不住掉眼泪的年纪。只是文字的力量有限,那些碎片化的段落更多的是当下心情的宣泄,年轻时还会鼻头一酸,过了几年就可以心态良好地逛论坛,无论好评恶意,悉数接纳。

可这款游戏比几段文字要让人触动多了,意识到有可能是粉丝的作品后,那些莫名其妙的相似设定便有了合理解释,同时,那些不尽相同的部分,其实也是在粉丝脑海中臆想出来的他们。

与其说他们通过这款游戏在新设定下重过了一遍两个人的经历,不如说他们借这款游戏窥视了一个粉丝的心。

在那些人的眼里,他们永远耀眼,相配,明明分离了很长时间,但看起来却只占了人生的百分之一不到,短短几段话揭过,两个人又该破镜重圆。

 

心绪难平。

张佳乐按下继续,然后又带几分玩笑的语气说道:“不至于吧,真是粉丝的话,怎么连在游戏里都不让我们打败叶修一次,把你的手直接变得刀枪不入永远不坏两个人一路拼杀出去不好吗?”

“你说得对,如果作者在看直播的话,麻烦再把我们俩调得厉害点。都可以搞分手炮了,凭什么这个不行,我们当年分手的时候连恋爱都还没开始谈呢!”孙哲平接过话茬,同步地进行着剧情。

几段寒暄的文字点过后,才清楚游戏里的世界已经又变得和平,丧尸病毒的抗毒血清研制出来后,变异就被有效地遏制了,两个角色不约而同地在孙哲平生日的那天回到了那家埋有重剑的咖啡店,和店主扯皮了好久才被允许把地板撬开,取出当年被迫丢弃的东西。

末日被迫分手的情侣在分手地重逢,虽不可能再大胆地就在沙发上来一次复合炮,却也从对方的眼里知道,这次相逢后,就不会再有什么让他们分离。

吃瘪的咖啡店老板叼着一根不该在咖啡店里出现的香烟,画出来的立绘倒是有几分像他们刚刚吐槽过的老熟人,看样子作者其实也对当年没能夺冠耿耿于怀,只是又不好直接在游戏里颠倒结局,就让双花以这种方式膈应对方一番。

 

06

 

店老板不爽地帮忙他们敲开地板,低声吐槽这两个人怎么末世逃亡还有心情给自己的剑糊个水泥,他重修这家店的时候都没发现地板还被撬过,只以为是贴地的瓷砖被疯狂的丧尸弄碎了。

孙哲平也不答话,只是笑着看向张佳乐,问道:“当时你还是把这把剑带走了,对吧?”

张佳乐被揭穿了谎话也不心虚,把旁边那个满脸写着都被带走了凭什么撬我地板的老板无视了,反问道:“当时偷走我的剑的人是你吧,大孙?”

“我什么时候偷过了,你看,剑不还在这里躺着。”说话间,地板已经被彻底撬开,那把重剑露出一角,已有利刃出鞘的光芒。

“那我当然也没有带走啊,不是吗?”张佳乐这头挖到了剑柄,也不知道他一个玩枪的人哪来的力气,等到孙哲平把另一头的土都清扫掉后,竟然自己把剑提了起来,再递给对方。

 

哑谜打到这里就结束了,当年的真相既然早就心知肚明,自然也就无需捅破,孙哲平爽快地把修复地板的钱达到了店老板的账上,背着重剑踏着夕阳又一次走出了这家咖啡店的店门。

不同的事,他这次在店门口停了下来,向背后的人招了招手:“张佳乐,回家了。”

 

“回家。”

 

END


评论 ( 1 )
热度 ( 23 )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陆上有小鸡 | Powered by LOFTER